“多亏了‘草根银行’,要不咱哪能脱了贫!”黑龙江鹤岗市绥滨县望江村王家志说,以前家里穷,想干啥没本钱,亲戚不愿借,贷款没门路,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王家志说的“草根银行”,是村里的互助资金协会。去年春季,龙头企业来望江村搞订单养鹅,王家志从新成立的“草根银行”贷了款,买了1000只鹅。精心养殖,当年大鹅出栏,他不仅还了贷款,还净落了两万多元。
近年来,依靠互助金帮扶,绥滨县3786个贫困户、7963人发展起种养业,摘掉了“穷帽子”。
小资金解决大难题,让贫困户种养“不差钱”
绥滨县13.5万人,其中贫困人口有6.4万,脱贫任务艰巨。2006年,绥滨成为全国互助资金试点县,这让想致富又缺资金的农民看到了希望。
绥滨县扶贫办负责人介绍,所谓互助资金,就是财政投入一定扶贫资金,与农户自有资金放在一起,由农民自己管、自己用,在协会内滚动使用。农户发展生产需要资金,可以通过协会借款,到期归还本息;不用钱的农户,年终可获得利息。
“我们入股,成本收不回来咋办?”“会不会搞非法集资?”“自己的钱被村干部花了咋办?”……
起初人们并不买账。为消除农民困惑,县扶贫办在一个个农家院子里架起小黑板,图文并茂、简单明了地给群众答疑解惑,扶贫干部在试点村驻村,随时为农民解难。
“平时兜里空,用钱就发蒙;有了互助金,脱贫不是梦。”忠仁镇联合村支书于绍东说,现在村里互助资金发展到100万元,不仅能为贫困户创业提供启动资金,还让村民每年有近10万元的利息分红。
“手头有点闲钱,看能不能放在‘草根银行’拿利息。”在绥滨县办事大厅,记者见到正在咨询的农民刘永福,“没想到有互助资金专门服务窗口,很专业、把关严,把钱放这儿我放心。”
试点经验不断推广,绥滨县越来越多的农民接受了自己的“草根银行”。
给互助金戴上“紧箍”,四权分离长久运行
如何让互助金健康长久运行?“四权分离”管理机制应运而生。在实践中,绥滨县总结出一套办法:互助小组资金使用权与管理权分离;互助协会资金管理权与使用权分离;政府部门监管权与管理权分离,当协会资本金少于50%时,启动退出机制。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新机制像给互助金戴上了“紧箍”,绥滨县严格执行“五不准”制度:不准行政命令,坚持农民自愿;不准吸储,入会会员股金与扶贫资金1∶1限额;不准出村,互助金只能在村内使用;不准高息,只能用于发展生产,借款费率最高不得超过1分;不准个人或集体非法占有财政扶贫资金。
保障资金安全,县里设立互助资金总协会,各试点村设分会,总协会及时指导、服务、监督。各村按照“组借组还,整借整还,一年一还”模式管理,村民向村小组长申请借款,然后小组向互助协会借款、还款,村组成员相互担保、共担风险。这样不仅简化了手续,也为村民“自己睁大眼睛看好自己的钱”提供了保障。
探索扶贫新机制。在向日村和联合村,全体会员协商,利用200万元互助金集中购置种子、化肥等农资,提高了议价能力,一次性节省生产成本20万元,其他村屯看到好处纷纷效仿。
有了互助资金,农民自办的各种“小生意”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一些“能人”的产业逐步成长壮大起来。
互助金在绥滨县运行10年来,全县村级互助资金协会已由最初2个发展到现在的41个;运行资金也由当初87.2万元猛增到的4980万元。现在每年平均为贫困户办理贷款2650户。
“贫困户脱贫需要一个过程,互助资金是依靠基层组织建立起来的,是一种长效扶贫机制和精准扶贫手段,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为造血式扶贫探索了一条新路。”绥滨县扶贫办负责人说。

新华社哈尔滨10月31日电“自打村里有了互助资金协会,村民能随时随地去贷款。俺们脱贫全靠这个‘草根银行’!”在黑龙江省鹤岗市绥滨县,像连生乡望江村农民王家志一样,依靠互助金发展种养业而摘掉贫困户“帽子”的还有7000多人。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四川日报讯:“多亏‘草根银行’贷了3000元现金,我这养殖场才办起来。”20日,华蓥市观音溪镇跳石沟村返乡农民工贺绍兴指着养殖场内羽毛渐丰的小鸡说:“这些鸡仔全是贷款买回的。”
贺绍兴所说的“草根银行”,是指村上建立的发展资金互助社。去年夏天,华蓥市在观音溪镇跳石沟、华龙办事处石堰墙、禄市镇走马岭、高兴镇高峰岩4个贫困村,分别成立了发展资金互助社。互助社由财政提供15万元扶贫资金作为启动资金,村民只需提交入社申请并缴纳60元至500元不等的互助金,便可成为互助社社员。
“互助资金主要用于支持贫困村群众或返乡农民工发展生产和创业。”华龙办事处党委书记王童选说:“社员只要提交一份申请书和承诺书,再找5个村民担保,半天之内就能拿到所需贷款。”
去年8月返乡的华龙办事处石堰墙村农民王洪涛,用5000元互助资金发展水产养殖,春节期间,他的第一批水产品卖了好价钱。失业返乡后办起养猪场的禄市镇走马岭村农民胡忠良,最近从互助社贷了1万元,解了资金周转难题。

16日15时40分许,在霞浦县松港街道长沙村村委楼顶上,该县村级首个光伏发电站并网发电。

记者近日在绥滨县采访时了解到,这是一个县属人口13.5万人、贫困人口占近一半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平时兜里空,用钱就发蒙。”忠仁镇联合村党支部书记于绍东深有感触地告诉记者,近年来全县各村在脱贫工作上下了很多力气,但“干啥事都得要启动资金”却让很多脱贫带头人挠破了“头”。

地处霞浦县城郊的长沙村,地理位置较好,但由于客观条件所限,村级集体经济却长期薄弱,村财年收入仅万元,制约了村公益事业、扶贫及党建等工作的进行。今年4月,松港街道在实施精准扶贫过程中,充分利用国家光伏扶贫工程优惠政策,引入既节能、环保、绿色,又收益快、增长稳、周期长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

为适应扶贫开发新形势,国务院从2006年开始在全国开展贫困村互助资金试点工作,绥滨县是试点县之一。

据悉,项目总投资约36万元,投产后,村集体和扶贫户择股分红。并网发电后,预计首年发电量为5.6万千瓦时,县供电公司按每千瓦时电0.85元全额收购上网,年增加村财收入近5万元,25年可为村集体增收约120万元。下一步。松港街道将在辖区多个贫困村,全面推广光伏扶贫项目。

“正想打瞌睡就有人送来枕头,这种感觉太好了。”于绍东介绍说,互助资金是由国家财政投入一定的扶贫资金,与农户的自有资金放在一起,组成“发展生产互助资金”,由农民自己管,自己用,实行有借有还付息的模式,在互助协会内滚动使用,最终达到生产互助的目的。“发展生产需要钱的农户,可以从协会中借钱并付一定的利息,到期归还本息;不用钱的农户年终可获得利息收入。”

去年春季,王家志依托县里新建的龙头企业,从村互助资金协会贷款买了1000只鹅雏。经过精心饲养,王家志当年就还上了贷款。“这个钱刚开始俺还不敢借,怕利息太高还不起。后来县里专门解释了相关问题,俺才开始借钱养鹅。”

据绥滨县副县长曲国介绍,为了规范使用好“互助金”,绥滨县制订了“五不准”原则:一不准行政命令,坚持农民自愿;二不准吸储,只吸收入会会员与财政扶贫资金1:1的有限额股金;三不准出村,只是村内生产互助资金,不准出村放贷;四不准高息,只能用于发展生产,借款占用费率最低不低于6厘,最高不得超过1分,不得高息放贷;五不准个人或集体非法占有财政扶贫资金。

各村更是结合农业生产实际,建立了管理透明、运行简便、成本低廉的“组借组还,整借整还,一年一还”的管理模式:成员向组长申请借款,借款人在借款栏签字,小组其他成员在保人栏签字,然后小组向互助协会借款、还款,相互担保,共担风险。“这样既简化贷款手续,又形成群众一对一的监管,为村民看好自己的钱提供了保障。”曲国说。

“有了互助金,脱贫对村民来说不再是一个梦。”谈起互助资金给农民带来的好处,于绍东说,联合村是2006年第一批开展互助资金的试点村,至今该协会资金已达100万元。在为贫困农民发展种养业提供启动资金的同时,互助资金协会还让入会村民每年赚取近10万元的利息差。

曲国告诉记者,互助金在绥滨县运行10年来,全县村级互助资金协会已由最初2个发展到现在的41个;运行资金总量由当初的87.2万元增加到目前4980万元;现平均每年为2650个贫困户办理贷款。“在互助资金的支持下,全县已有3786个贫困户、7963名贫困农民通过发展种养产业,摘掉了‘穷帽子’。”